新闻观点

这里有最新的公司动态及签约合作客户信息,这里有最新的网站设计、移动端设计、网页相关内容与你分享!
领先技术成就无与伦比的出众作品,成就无可比你的美妙体验。

百纳新闻技术交流行业动态

蚂蚁金服发布电视大数据产品,支付宝电视红包上线,十家卫视18日开抢(内附攻略)

/ / 2016-12-31 9:04:53

蚂蚁金服集团副总裁袁雷鸣

热播电视剧插播广告时间,你一般都干啥?看朋友圈、去厕所、翻冰柜找吃的喝的......

本月18号开始,讨厌的广告时刻,将成为支付宝电视红包来临的信号——每天1千万个红包,最高4999元——记得摆好正确姿势,开抢~

11月15日,支付宝与国内电视互动领域企业天脉,发布“互联网+电视广告——电视大数据产品”,正式跨界进入电视领域,与10家卫视和数家广告主一起,发布互动产品支付宝“电视红包”。

支付宝用户的“电视红包”福利如下:

11月18日~12月18日,每晚7点半之后,在重庆卫视、广东卫视、广西卫视、河北卫视、黑龙江卫视、江西卫视、辽宁卫视、山东卫视、陕西卫视、深圳卫视十大卫视(之后会有更多卫视加入)看广告的过程中,可以通过支付宝App中的“电视红包”功能参与抢红包。

红包由支付宝系统随机发放,新用户最高可获4999元,老用户最高可获999元。

第一期电视红包之后,支付宝和天脉还将联合广告主及各大卫视推出更多电视红包活动。

开心有红包可抢之后,必须明白,天下没有白给的午餐。但为什么看广告抢红包,天上掉馅饼的事会发生?

电视红包至少达到了三点:

一是消费者洞察;二是领取即关注;三是品(商品)销(销售)合一。

这本质上是商业模式和逻辑下的互补互惠,通过红包的方式,砸下重金,来吸引用户,培养用户使用“电视红包”的习惯,同时也能增加收视率,黏住用户。

这与几年前支付宝贴补商家以促使用户下载App异曲同工——虽简单粗暴,但直接有效。

用蚂蚁金服集团副总裁袁雷鸣的话,

支付宝与天脉“互联网+电视广告”的合作,瞄准的正是电视广告缺乏互动、缺乏精准性和效果评估的问题。

对比来看,传统电视广告转化难,阿里妈妈的平均广告转化率是5%;天猫淘宝最高达10%,而其他网络渠道广告转化率1%~2%。而在以往,广告主品牌商想了解哪些人看了它的广告,只能靠一些局部的调研数据,远远称不上精准。

正如袁雷鸣所说,

依托于蚂蚁金服开放平台的数据能力和技术接口,电视台、品牌主、广告公司和第三方媒体服务机构,可以实现电视节目内容和品牌广告信息的T2O(TV to Online)传播。

支付宝|天脉电视广告大数据服务产品,包括三个方面:

交易流——电视通,双屏叠加互动广告服务产品;

数据流——电视眼,电视广告人群大数据产品;

客户流——电视窗,用户获取及精准营销服务产品。

用天脉执行总裁尹逊钰的话:

“可以连接的广告将成为未来电视广告的标配。”

支付宝电视红包抢的正确姿势:

跟去年春晚抢支付宝红包流程一样,文字版:打开支付宝——找到“电视红包”(请先点开界面上的“全部”后再找)——对准广告收红包——找到商品“扫货”。

注意:抢到的红包是现金现金现金,直接存入余额宝!

图片版:

最后一个是创业邦(微信搜索:ichuangyebang)记者现场摇到的红包:

全面开放的蚂蚁金服,场景营销仅仅是开始

“互联网支付+电视+广告”的方式,甚至将引入双十一火了一把的“buy+”,在于搭建起电商模式之外的新的场景营销——即电视直连,人群直达,品牌直通。

让电视广告直达目标受众,在广告激发观众购买欲望的同时,就能够通过支付宝平台瞬间完成广告商品的购买。

在这一过程中,瞬间实现了广告、商品、支付、购买的整个闭环。

对于广告主,以前无法直观评估的广告效果,如今看下通过支付宝支付购物的数据,秒知转化率,数据分分钟告诉你,究竟广告投放的效果如何。

反过来,基于支付宝的数据能力,这些互动和粉丝沉淀还可以帮助品牌更加了解它的广告受众的群像,如地域分布、消费偏好、消费能力、消费时段等等,可以真正的实现精准营销。

此外,广告受众通过支付宝平台展开互动,在更直观地监测投放效果的同时,亦可以达到沉淀粉丝,甚至促成销售。

创业邦(微信搜索:ichuangyebang)了解到,用户在电视广告抢支付宝红包的过程中,红包领取页面同时还承载了品牌商与受众互动的功能。

在支付宝红包结果页,广告主可以通过平面海报、品牌广告的完整版视频、游戏等各种形式继续与受众互动。

甚至可以直接引导用户完成购买,或通过生活号、圈子等沉淀为品牌的粉丝。

本月18日的“电视红包”即将开抢,我们更多人摩拳擦掌等着开抢。但对蚂蚁金服乃至阿里巴巴而言,在刚刚双十一,创下史上最高交易额之后,阿里基于电商的生态圈搭建基本登顶。

互联网基于模式飞速发展的时期基本过去,支付宝作为支付入口,回过头来反攻传统营销市场也才刚刚开始。袁雷鸣说,

电视红包并非支付宝推出的产品,而是蚂蚁金服的开放平台能力和垂直行业合作伙伴的个性化服务能力相结合的一个范本。

蚂蚁金服开放的是支付宝的用户触达、大数据画像,以及天猫、口碑等全渠道的商业触达能力,而天脉则发挥了它们对电视互动、电视广告领域的理解和产品能力。

3个月以来,除了最基础的支付能力外,蚂蚁金服已经陆续开放了开店、营销、会员、理财、融资、信用等更多服务。

以电视为核心,重构家庭、个人的娱乐生活方式?

袁雷鸣认为,电视是一个家庭娱乐的核心,随着时间越来越碎片化,最终还是要回归家庭。他说,互联网让大众脱离了现实社会,造成家庭关系的冷淡,共同话题的减少,比如城乡之间数字鸿沟,青年人和老年人之间数字鸿沟等等问题,作为互联网企业我们不希望这是中国家庭的未来,我们希望人能够通过我们,通过我们互联网赋予传统媒体更具有娱乐性、更具有互动性、参与的吸引力,帮助这些网民更多回归家庭。

而蚂蚁金服或者说阿里巴巴,围绕电视的很多布局,不仅仅是今天这样一个产品。而红包是特别适合家庭之间来普及移动互联网操作的方式。

也许,从互联网出发颠覆传统模式的阿里,要重新回到传统,来重构新的社交方式,真能将大家从你我面对面,大家却都在玩手机刷微信的状态中拉回来?